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企业文化 > 详细信息
详细信息

记陕西省劳模、中铁一局高级技师石银生

时间:2014年06月07日    作者:薛 亮 李根学    来源:

石银生等四位劳模代表(右一)在郑州地铁一号线盾构启动仪式上按下始发按钮

郑州人民广播电台采访项目盾构施工副经理石银生

石银生在盾构机上指导年轻人

     近一米宽泛着青色的钢轨,平铺在椭圆形的地铁隧道里,一眼望不到头。

     6月的一天,北京南城地区东护城河、广渠门地段,地下二十多米地铁盾构隧道的深处,一个50多岁、个不高、圆脸细眼的汉子,不时看下油桶,摸摸管片壁,又不时蹲下身子,侧耳倾听机械的轰鸣声。

     他只有初中文化程度,却通过自学先后驯服过三臂凿岩台车、高马克摊铺机、小松盾构机等“洋设备”。

     他多次被单位授予先进个人、革新能手称号,获得过铁道部火车头奖章和全路技术能手,陕西省劳动模范荣誉。50岁时,才开始摆弄盾构机,至今已平安穿越了十公里的地铁。

     此时,他正带着一群西北汉子,进行盾构掘进。

     他就是中铁一局四公司工人高级技师石银生。

     “人活着,就是为了争口气”

     1972年初,一个16岁的小伙子承父业,在中铁一局四公司施工的青海热哈铁路上,当了名筑路工人。

     “人活着,就是为了争口气”,这是父亲在家时常对他们七兄妹说的一句话。个性不服输的石银生,参加工作后总抢着干,争着学,只为了不想被人看扁。

      他先在工班学习,第二年转到西延铁路机修厂学电工、机械修理。由于好奇,他干完厂里分的活,总喜欢贴在师傅旁边,问这学那,每个细微处都留心琢磨。为了弄懂原理,下了班,他又借来图纸和工具书,对照着模型来回拆解,经常捣鼓到半夜。

       而他与盾构机的结缘,似乎是冥冥中的天意。

       盾构是一种集光、机、电、液、传感、信息技术于一体的专用工程机械。很难想象,一个只有初中文化的人,要掌握这个“舶来品”,需要进行怎样的学习和积累?

       1991年初,承担着攀枝花水电站工程的铁二局四处,租用了铁一局四处的三臂凿岩台车。运到工地后问题出来了,好端端的三臂台车硬是从平板车上开不下来。

      石银生和其他押车的人都急了一头汗。二局四处的指挥长和总工也闻讯赶来了,许多工人议论起来:“瞧,咱花钱租来的台车,竟中看不中用!咋拉来的,咋拉回去。”

      这话灌进石银生的耳朵,让他至今都难忘!最后他们按图察看,花了两天时间,终于找出是液压马达的螺丝在运输途中颠松了。

      在攀枝花发生的一切,让他再次想起父亲的那句话,为了“争口气”,不学精专业技能,真的不行啊!

      于是,他先拜二局四处总工为师,又借来 《液压原理》、《液压传动》看。在反复琢磨中,最终将液压原理弄透了。后来,凭着对台车的掌握,他带领台车班在进度上追上了曾遥遥领先的另一处台车,最后还多抢了几十米。

      就这样,无论遇到什么设备,如果到他那里,不弄懂玩转它,石银生就浑身不自在。

      在潭邵高速公路项目时,为调试好高马克摊铺机,他整天和机械摸爬滚打在一起,妻子给他买的三件新衣,全都浸成了油坨坨。拌合站涉及的传感器、电路知识太复杂,他又拿出五分之一工资买书啃。2000年时,计算机进企业了,石银生又像着了魔似的,下了班,晚上就跑到工程部,拉着大学生求教电脑知识。那时他40多岁了,从拼音打字,到逐渐学会Word、CAD等软件的应用。

      有人问,“你都这年纪了,学这些新玩意,有啥用?”

      时间给出了答案。2006年,集团公司在南京地铁二号线购进了一台4000多万元的小松盾构机。盾构机涉及的专业知识错综复杂,三本技术图纸,加起来十斤多重。谁能带头驯服这个庞然大物呢?大伙齐刷刷将目光转向了他。

      石银生将铺盖挪到了监造厂,白天趴在八十多米长的台车里面,一根根线、一个个零部件,从头理到尾。晚上,拿着图纸和白天摸索的情况进行对比总结。蹲点监造一个月,他成了四公司第一个掌握该设备的人。

     “老石,就是老干发新枝”

     一百多年前,英国伦敦开通世界上第一条地铁,揭开了人类修建地铁的序幕。随着经济发展,地铁不仅仅是城市交通方式,更是城市建设和规划中不可分割的部分。20世纪末,北京、天津、上海和广州四个城市开通运营城市地铁。随着城市化进程,进入新世纪,地铁日渐成为城市发展的一张名片。2013年,一条在建、穿越北京南城地区东西向的骨干线路地铁7号线,如潜龙般蜿蜒伸展。

      这是中铁一局人另一层意义上的“进京赶考”。多年经营下来,由城外围转入主城区施工,为数极少。这场仗,关乎着政治声誉,考验着能否成为北京地铁施工的核心力量。

      “Z”字形的竖井,沿着管壁通往地下20多米深处。在这里,老石带着盾构队下穿京山铁路桥、东护城河等,目标地是对岸的广渠门外,区间长1035米。

      虽然穿越过南京、郑州,完成的盾构隧道累计达到9公里了,但此次京城脚下修地铁,老石还是有些紧张。

      北京地铁施工比较特殊,执行的是比国标、地标更严的轨道公司标准。为此,他时常和设备供应方联系,查阅资料,对照标准边学边干,控制好地面沉降,拼接了管片。

      今年入夏,京津地区高温难耐,老石带领大家轮班守在现场,盯看地面信息系统上随时出现的变化。突然,快掘进到“领航国际”地段时,系统中盾构刀盘扭矩推力数据出现了异常。

     停机检修!刚听完报告,业主、监理要求。

      现场一下子静了很多。老石召集起队伍,开了个短会。随后,大家分成组,拆换机械、复核零件、重新调好油、再组装。他检查了掌子面土层情况,翻开图纸,对照地层分布图,用电脑CAD开始画图推算着。

      晚饭送来了,他一边吃着,眼睛还不离开电脑上的图。经过数小时推理测算,石银生大声叫道:“好,在可控范围内!”

      业主、监理来询问应对方案。他不急不躁,胸有成竹地介绍了处置措施,并将推算结果仔细说明,博得了对方同意。

      第二天,当盾构机安全穿越后,有着十几年地铁施工经验的监理竖起大拇指,连声对老石说:“哥们,你才是专家,跟你打交道,真省心!”

       后来,标段总监办就此向四公司发去了一封感谢信:“自3月11日区间盾构达到验收、正式掘进以来,盾构设备管理有序,施工作业规范,洞内干净整洁,沉降始终控制在有效范围内,管片拼装质量高,且平稳穿过管段十六处风险源,体现出高超的施工技能与专业水平。”

      企业领导得知后感慨地说:老石,就是老干发新枝!

     “有老石在,大伙的心特踏实”

      2009年,为扩大投资、拉动内需保增长,国家加快了地铁审批速度。这年前八个月,全国有七条地铁线路获批,其中便有郑州地铁一号线。

       同年6月,四公司作为中铁一局当时唯一参建代表,组建项目进场,肩负起展示企业品牌、开拓中原市场的使命。由于标段地表上方的建筑物年代久远,加之地质多数为沙层土,且要穿越四处一级风险源,面对难题,大家想到了石银生。

       石银生接到调令,二话没说,连夜坐上了赶往郑州的车。

      项目负责人悬着的心放下了。2006年,50岁的石银生在南京地铁二号线学干盾构,在三个区间5761.8米盾构掘进中,与其       他员工一起合作,曾成功穿越过粉砂层和国内最长的人工冰冻体。项目获得“市政金杯示范工程”称号和中国中铁优质工程奖。

      工友们说:“老石是使盾构的行家,有他在,大伙的心特踏实!”

      到了现场,他一头扎进盾构施工方案研究中。根据盾构施工的线路,每天来回走几公里,通过研究设计图纸、走访老人、去档案馆查阅资料、找原建筑施工队负责人等方式,详细调查区间地质情况。

      盾构掘进要侧穿一栋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危楼。按照专家组论证要求,地面沉降需控制在十毫米范围内。石银生采集相关数据,制定了施工方案,加强二十四小时监控,并紧盯盾构机的推力参数变化,及时注浆,在居民没有任何感觉的情况下,使盾构机平稳地通过了该风险源,各项监测数据显示均符合安全规范要求。

      盾构区间为小半径圆曲线始发,沿S型向前掘进,曲线半径最小达到330米。而对于普通的盾构机来说,转弯半径只有250米。因此,如何实现在盾构机始发后的正常归线,又成为一大难题。

     为此,石银生和工友们加班加点进行研究。他在电脑上用CAD模拟,到现场正常掘进时,再根据模拟结果,一米一米地按照方案推。

     就这样,盾构机掘进有条不紊地继续进行着。

     2011年8月23日,是石银生终生难忘的日子。这一天,全长3781米的郑州地铁一号线02标段地下隧道实现了全线贯通,这也是全线首个实现贯通的标段,更是他和工友们交上了满意的答卷,四公司首次独立完成盾构施工任务!

     当大家都沉浸在喜悦的欢笑中时,他默默地走在已经贯通的隧道上,不停地左瞅瞅右看看,久久不愿离去。

    “跟师傅在一起,总有学不完的东西”

    “石老头”,这是徒弟们私下对石银生的称呼。话听起来不雅,却蕴含了对师傅严格教导、不知疲倦的敬佩。

     对于徒弟张强来说,为了一件给机器上油的普通的事,石银生可把他整“惨”了。

    一天早上,石银生到盾构机旁例行检查,发现轴承里面没有保养。按规定,作业人员要从里到外打黄油,而不是敷衍了事。结果,作为现场负责人的张强,不仅当场被训,还要在交班会上,站着做检讨,并被罚了100元。

     “不就是一点小事吗,既罚款又丢了面子。”张强说,自那以后,每次见了师傅心里就怕。

      不仅是他,大家都觉得师傅对工作“斤斤计较”,爱发脾气,似乎总喜欢给人“穿小鞋”。

      管片拼装时,只留了一指宽的缝,老石硬是让拆了,重新装,装好了,还要去写份总结;龙门吊轨道好不容易铺完了,先是线形只有三毫米误差,调直了还不行,要对照基坑结构图,对齐中线位置,确保不带来安全隐患。

     因此,大家背地里给他取了个绰号??“石老头”。

     可是,长期相处下来,大家慢慢发现,石师傅是个有情的人。

     春节来了,“石老头”会亲自做一桌子菜,把大家全叫在一起,聚个餐,谈个心;谁要过生日了,准保能收到他发去的祝福短信;有人碰到烦心事了,他私底下开个“小灶”,帮忙开导疏解。

     石师傅教徒弟,言传之外,喜欢自己示范。盾构正常掘进时,两班倒,工作十二个小时,他跟着大家在下面值班,一待就是十五六个小时;砂石料用完了,他边卷起袖子,边叫大伙把剩下的袋子收集起来,留着以后用。

徒弟崔萌说:“在师傅教导下,虽然有点累,但我们渐渐感受到了一种精神。就是跟他在一起,你总有学不完的东西。”

     自上世纪90年代起,找石师傅学技术的便不少,那会,他就是铁道部火车头奖章、全路“技术能手”和陕西省劳动模范的获得者。

      近年来,在四公司,年轻小伙们更是争抢着加入老石所在的盾构队,拜师学艺。郑州地铁时,老石曾带过二十多个大学生徒弟。如今,北京地铁更是多达近八十人。

      “我只是个团队的带头人,其实,很多工作都是大家在做,把大家拢到一块儿,让每个人都发挥自己的作用。”说到徒弟,石银生一直强调的是团队。

      “他是个喜欢挑战的人”

      “老婆是温馨屋,家是避风的港湾。”老石常说。

      可是在工作和生活中,妻子和石银生没少拌过嘴。

      在北京地铁施工,每次给老石买的衣服,总穿不到三天,衣服就沾满了油,脏兮兮的。为这事,两口子争论了不下十次。最后,妻子干脆守在值班室,督促他换工装。在广东深汕高速公路项目时,到点吃饭,别人都回来了。老石却叫人给“家”里只捎了个口信,“今天机械坏了,正在修理”,其他便不管了。

      “你就不能回来吃了,再干活?”妻子打电话问。

     “别管我。”老石只是这一句。

     妻子疼在心上,走了五里路赶来送饭。

      2013年春节,儿子带女朋友来北京工地探亲。大年初一,儿子提了一个请求,全家出去照张合影。

     “叫你妈陪你们去吧。”此时,盾构机刚运过来,正赶着喷漆下井,石银生愣是没答应。

     妻子事后有些埋怨。可抱怨归抱怨,妻子退休后选择了留在老石身边,照顾他的饮食起居。“一接触到盾构,他什么都想干好,就是个喜欢挑战的人。”老石的个性,从小青梅竹马的妻子很清楚。

      说到家庭,石银生觉得欠妻子和儿子太多,总会想方设法弥补。好多次领到工资,他会在淘宝网上,给他们挑上喜欢的礼物。尽管好几年没有回家过年,但一有空,他会把工地的临时住处收拾得像新房一样。

      “很羡慕大都市的人们,他们有着正常人的生活,在家里享受着天伦之乐。”老石在QQ日志里这样写到。“生活中,你就像蜗牛一样背着沉重的壳,可是工作了,就得像鸵鸟般奔跑。”

       在他心中,企业是自己实现价值的舞台,工地是牵挂的另一个“家”,而价值数千万元的盾构机,就好像是自己的另一个“孩子”。

       日常工作中,他几乎每天都会抽一至两个小时,专门看看这个“孩子”,不干活了,就让它“休个假”,组织人检修。

       中铁装备售后负责人来工地调研时,惊奇地发现:同一类型的盾构机,前后牌号的设备都有坏的,唯独老石这里使用的几乎没见出什么故障。

      “你平时爱护它,关键时它便不会误你事。你的梦想,它才会全力帮你实现。”老石说,这是自己管设备最深的体会。

        6月24日,北京地铁7号线5标盾构区间提前贯通了!老石,终于长舒了一口气。

         而后面新的任务,又在等待着他。


点击量:
】   【 打印】   【 关闭

网站地图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 网站声明  |  RSS订阅  |  意见征集

地址:陕西咸阳玉泉西路8号中铁大厦 邮政编码:712000    电子邮件:4gs@crfeb4gs.com

联系电话:(86)02933777651  传真:(86)02933777688    33777651     陕ICP备05000366号

中科汇联承办,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,portal门户,舆情监测,搜索引擎,政府门户,信息公开,电子政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