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详细信息
详细信息

扬弃:铁路建设的“蒙华管理革命”——公司蒙华铁路项目施工侧记

时间:2017年10月09日    作者:张永太 李根学    来源:蒙华项目部

  

  蒙华铁路蒙陕段重点控制性工程之一——如意隧道

  

  如意隧道内,湿喷机械手在进行初支作业

  

  一工区钢筋加工场内,工人们正在焊接初支用的格栅钢架

  

  一工区总工程师赵迎春在检查如意隧道初期支护质量,这是内部“三检”的重要程序之一

  

  一工区中线实验室严格检验地材品质

  

  采用台阶法开挖,确保施工安全

  

  中铁总公司工管中心负责人到蒙华铁路10标段调研管理改革情况

  

  一工区经理李含满(中)等在如意隧道查勘围岩状况

  

  大桥与路基结合处的边坡作业

  

  钢筋加工场内预制好的钢筋笼

  当人们陶醉于风驰电掣的中国高铁速度时,一条从内蒙古毛乌素沙漠腹地悄然向南伸延的货运铁路——蒙华铁路,正在推动起一轮铁路建设的管理革命。在北起内蒙古乌审旗浩勒报吉村、南至江西省吉安市的全长1800多公里的建设工地上,“蒙华管理革命”犹如一把握在技艺高超的外科大夫手中的手术刀,坚定地剔除传统管理体制中的病灶,理性地构建起蕴含着哲学美和艺术美的新的管理系统。

  对于“蒙华管理革命”,全线施工企业齐声喝彩,这在当下铁路建设领域并不多见。中铁一局蒙华铁路工程指挥部一工区经理李含满、党支部副书记张志强说:“如果在蒙华干不好,只能说明你无能。”

  把管理前延至作业班组

  李含满领导的一工区位于宜川县境内,项目全长16.1公里,包括3条隧道、桥梁、站场、涵洞、路基等,铁路中的工程类型在这里都有。其中如意隧道长11.92公里,是蒙华铁路蒙陕段的重点控制性工程之一。

  目前正是施工高峰期,18支作业队全线展开,各项工程顺利推进。记者发现,在这里,施工企业和作业队的关系与其他项目既有相似之处,也有很大区别。依惯例,作业队全部来自中铁一局和四公司的“优秀施工队名录”;不同的是,18支作业队均向业主作了备案,是被业主和监理方认可的独立施工主体。

  李含满介绍说,蒙华全线推行了一项重要改革:阳光分包,合理分包。给予作业队合法身份,纳入制度管理框架,作业队的权利不再依附于施工企业,同时承担相应的施工安全、质量责任。

  阳光分包:通过公开招标,公平竞争,一工区从数十家参与竞标的队伍中选择了18支优秀作业队。这些作业队由合法劳务公司派遣,与中铁一局有多年的合作历史和良好的信用记录。

  作业队中标后,班组长首先要和施工企业签订委托书,确认工区在施工期间对作业队班组长的管理权;而后,工区与作业队班组长分别签署责任书和承诺书,界定双方的权利和义务。

  合理分包:招标时,把工程总造价、施工企业预留管理费用全公开,不再强调最低价中标,作业队竞标时就能测算出盈利水平,彻底消除了不透明招标时的相互猜忌。施工变更时,增加的费用要给作业队,减少的部分也要相应扣除。

  作为业主,蒙华公司不参与上述招标过程,但对中标队伍资质和业绩进行审查,确保招标依法合规。

  这项改革为施工管理前延至施工班组奠定了基础,在一工区乃至蒙华全线都产生了巨大的综合效益。

  铁路施工要求的每一项指标,最终要通过作业班组来实现。施工企业依法取得了对作业队的管理权后,蒙华全线推广了施工企业与班组长责任制,把管理末端延伸到作业面。

  在一工区,招标时签署的法律文件和每支作业队的施工质量、安全和效率状况都录入数据库,并生成二维码张贴在工地醒目位置,做到了责任清晰,目标明确,措施具体,效果可实时检验。

  这个工区共有30多名班组长,工区每个月组织一次评比,评出三名优秀、两名良好进行奖励,当然,没有达到质量和效率要求的班组长要接受处罚。

  李含满说:“过去我们只管作业队,作业队负责人管理各班组。班组长联系机制没有改变班组和作业队之间的隶属关系,只是改变了精细化管理的内涵和实现路径。过去的精细化管理,就是事无巨细地逐级申报、逐级审批,捆住了前沿管理的手脚,影响了施工效率。现在我们把管理前沿设在作业面,对施工一线的情况了如指掌,发现问题能及时纠正,有了困难能很快拿出应对方案。管理工作量增加了,但获得了质量和效率回报。”

  开始推行这项改革时,班组长有些抵制,因为这意味着他们要严格遵守各种操作规程,并接受比以往更严格的监管。张志强说:“推动改革没有讨巧的办法,就是耐心地宣讲和培训,重要的是在施工实践中用事实说话。”

  很快,班组长们发现了张志强所讲的“事实”:他们的成绩被认可并记录在案,他们因此获得奖励和诚信加分,这意味着他们将获得更多的发展机会。当然,如果做得不好要接受处罚及负面记录。

  李含满说:“现在的作业队不再是原来农民工的概念了,他们的整体素质、装备水平有很大提升,劳务公司的管理也更加规范,如意隧道出口作业队负责人林长宝还自费读了清华大学的EMBA。所以他们能很快接受新的理念并付诸实践。”

  因为推行了班组长责任制,一工区的如意隧道月进度至少提高了20%,质量也有提高,“所有项目的施工效率、质量都有不同程度的提高”,李含满说。

  有一流过程,才能有一流结果

  在一工区,记者看不到“大干”“献礼”“勇争第一”之类的大标语。总工程师赵迎春告诉记者:“施工的每个环节都是决胜环节,都需要付出100%的努力,都要做到不留遗憾。”

  开工伊始,蒙华在全线推广混凝土湿喷机械手、24米全液压自行式仰拱栈桥、软弱围岩微台阶法、二次衬砌分窗浇筑工艺、监控量测信息化系统等工装、工艺。

  赵迎春说:“质量和安全不是喊出来的。蒙华的做法是用质量保安全,用严格执行工艺标准保质量。”

  记者在如意隧道中看到,工人们正在用“湿喷机械手”做隧道初期支护。“湿喷法”就是在拌合站依据确定配比把混凝土搅拌好运进隧道,再用专业设备把混凝土喷射到隧道拱顶和侧壁上,这本就是现行的工艺要求。因为湿喷机械手一次性投入高,以往的施工常常用“干喷”代替“湿喷”。所谓“干喷”,就是先将水泥和配料运到隧道中,边拌合边喷射。因为拌合不充分,也无法保证混凝土配比的一致性,干喷后的支护强度较湿喷差了很多。

  湿喷机械手最长臂展8米,可远端操作近距离喷射,有利于作业人员健康,喷射出的混凝土压力大、密实度均匀、附着力强,能有效提高施工效率和支护强度。

  支护班长陈云让告诉记者:“蒙华的隧道都是湿喷的,牢固度、表面光洁度好多了,在里面施工心里很踏实,不打二衬都没问题。在蒙华,不可能有偷工减料的事情,对于作业班组来说,偷工减料既吃亏更丢人。”陈云让跟着中铁一局干了很多隧道,“每打一条隧道,自己的技术和责任感都有提高,在蒙华是提高最大的”。

  2016年,他被评为蒙华公司优秀班组长,代表蒙陕段在表彰大会上发言。“很露脸,比多挣钱还高兴”,他说。

  除了推广湿喷机械手,蒙华公司组织专家充分论证后,在初期支护中,用格栅钢架替代传统的工字钢。格栅钢架用不同型号的钢筋在加工场分段制作,运至隧道内再用专业器件连接成形。一工区常务副经理汪兴兵说:“和用工字钢相比,每一环格栅钢架减轻了610公斤重量,节约了材料,降低了施工难度,提高了效率。最重要的是可以使混凝土与钢结构更紧密地结合,能更可靠地保证隧道质量和安全。”

  蒙华还推行了一套完善的监控测量系统。普通手机加装特定软件,可以把现场采集的数据即时传送到网络服务器终端,终端分析结果可供业主、监理、施工企业、作业队随时调看。一旦隧道初期支护变形超限,系统立即按照预警级别向相关人员发送短信提醒,施工现场马上就能按照预案采取补救措施,把质量瑕疵消灭在萌芽状态。

  种瓜得瓜,种豆得豆。管不好过程,就不会有好的结果。这是哲学常识,也是管理学常识。那些“只要结果”的领导者,只是把管理过程的责任推给了下级。在蒙华,领导者的基本职责是过程管理,不会管理过程就无法当领导。

  蒙华的管理改革渗透到关系工程质量、安全、效率的每一个细节。

  比如,他们要求遇到高等级软弱围岩时,采用“微台阶+两紧跟”方法施工。简单说来,就是根据围岩的软硬程度,把掌子面分割成若干块,按照规定顺序开挖,同时,严格限定每次开挖进尺。上台阶开挖后,马上把初期支护做到掌子面;下台阶开挖后,仰拱要紧跟着封闭成环。

  又比如,为提高重载铁路隧道仰拱质量,蒙华公司要求仰拱施工一次不得少于24米。为此,一工区采用了全液压自行式仰拱施工栈桥,栈桥加两侧引道总长38.6米,确保能一次性浇筑仰拱24米,减少了仰拱连接缝隙,提高了施工质量和效率。同时,栈桥下部空间大,人员可在栈桥下直立行走,有利于浇筑后各道工序展开。

  再比如,在以前的铁路施工中,业主把若干百分点的费用作为风险包干费,计入合同造价。施工中,除非遇到I、II类变更,类别较低的变更导致的造价增加,由施工企业自行消化。蒙华取消了施工企业风险包干,施工企业遇到工程风险时,依照既定标准和程序实施变更,因此增加的费用由业主另行支付。这在铁路工程中是第一次。

  李含满说:“改革决策出自蒙华公司,我们是组织实施者,作业队是执行操作者,三方分别承担决策、组织和操作的责任。与以往的本质区别在于,业主蒙华公司不仅仅制定目标,同时拿出了一套实现目标的方法。近两年的实践证明,蒙华的改革方案是可操作的、科学的。”

  改革不是推倒重来

  在现行管理和技术规范中,质量、安全、效率从来是铁路建设强调的重点。李含满说:“这些要求在蒙华被赋予了新的定义。”

  李含满所说的“新的定义”,可以从两个方面解读:一是已在实践中证明行之有效的工艺、工法,被重新整合、定义,配套可执行的操作程序后推广应用;二是对传统方法的颠覆性改革,如前文提到的工程分包。

  另一项颠覆性改革是“技术质量分级制”。

  2016年,蒙华公司开始以工区为管理单元,推行“技术质量分级制”管理改革。这项改革被简称为“评A”。

  各施工企业结束一道工序后,先行自检,自检合格后报请监理公司检验,监理公司检验合格后方可开始后续施工。第一次报请监理公司检验简称“一检”。根据一检合格率以及对工区前期管理能力和诚信度的评估,首先将符合标准的工区评为A级,再逐次从A级工区中评定2A级,从2A级工区中评定3A级。对不同级别的工区授予不同权限,进行区别化管理。一检合格率达到95%是“评A”的先决条件。

  “申报分级时,竞争很激烈。和以往的各项评比不同,这一番竞争没有人挖空心思地做表面文章,而是把精力用在了内部技术和质量管控体系建设上”,李含满说。

  为了确保一检合格率达标,一工区重新梳理了内部三级检验制度,即班组长自检、技术员复检、质量工程师专检,把一检合格率指标要求层层传递到作业班组,对内部一检合格率高的班组给予奖励。质量总监樊荣说:“实施的结果是,从作业班组长开始,人人严把质量关。同时,每一级检验都极其认真,力求在本级检验中发现施工瑕疵并改正,唯恐有‘漏网之鱼’。如果报送上一级检验时被发现,不但可能受到处罚,还要承担诚信风险。”

  2016年9月,在蒙陕段40多个工区中,中铁一局一工区以一检合格率超过97%的成绩,被评定为首批6家技术质量A级工区之一。

  按照传统规定,施工参数和相关联的造价哪怕有一点点变更,都要求业主、设计、监理、施工企业共同到现场会勘、确定方案,各方常因路途远或人手紧张不能及时到场,施工企业只能停工等待。

  在蒙华施工的技术质量A级企业可在授权范围内,自行确定单价5万元以下的工程变更,这在过去是难以想象的。工程变更大都与造价相关联,但蒙华公司的“技术质量评级”并没引发施工企业争相自行变更以提高造价。蒙华公司有如此的自信,是基于对企业利益诉求的科学判断。

  张志强说:“提高造价往往增加施工复杂程度、材料消耗和工时,除非不变更会影响工程质量,企业不会为提高造价变更施工参数。”

  施工企业自行变更施工参数后,将会勘记录、现场照片等资料上传电子文本,后期报送手签文件,向蒙华公司备案。

  蒙华公司鼓励施工企业优化施工方案,优化施工方案节约的投资中,10%用于奖励提出方案的企业。

  “扬弃”是一个哲学概念。黑格尔首先赋予这一概念以肯定和否定的双重涵义,并以此建构自己的全部哲学体系。唯物辩证法继承了黑格尔的思想成果,认为扬弃是抛弃和否定旧事物内部消极的、丧失必然性的因素,继承和发扬其积极、合理的因素,是发扬与抛弃的统一,是事物向更高级阶段发展的必然过程。

  蒙华管理改革是理性的、精致的、坚定的。

  理性表现为对传统的科学认识,既不是全面否定推倒重来,也不是照搬老套路无所作为,而是从传统中剥离出合理内核,重新定义打磨,使之成为新的管理体系的基因,开放出适应新时期生产力发展水平的改革之花。

  精致表现为改革不是大水漫灌,而是切中质量、安全、效率的关键点,靶向治疗,精准发力,引发持续但可控的连锁效应。

  坚定以自信为基础,表现为推进改革时的果断和对改革方法的清晰解释。李含满说:“蒙华抓落实是很硬的,如果在隧道里发现干喷机,这个项目经理就不要当了。”

  他介绍说,施工企业“评A”只是蒙华推行技术质量分级改革的第一步,2A、3A级评定的准备工作正按预定计划进行,将视情在全线展开。

  构建命运共同体

  在蒙华,没有业主与施工企业、施工企业与作业队之间“斗智斗勇”的现象,他们之间在不断推进的管理改革中结成了目标一致的命运共同体。

  李含满说:10标段是蒙陕段施工难度最大的,全段8个重难点工程有4个在10标段内。他认为这是信任,信任就是动力。李含满领导的10标段一工区,各项工作一直走在前列。蒙华公司推行的改革方法,不少在一工区先行试验,这让工区管理团队颇为自豪。安全总监罗承宏说:“他们多次到一工区调研,和我们一起探讨改革方案,还从工区抽调了几个人到北京蒙华公司,研讨制定新的管理制度。”

  不同于某些“拍脑袋”的改革,蒙华的每项改革都来自施工实践,每一项新制度的最终确定都要经过施工实践的检验,改革者努力在国家利益、施工企业利益和个人利益间寻求最大公约数。所以,蒙华的改革得到了所有参建企业的拥护。

  李含满说:“过去干铁路项目亏损的多。我们的工程虽然是蒙陕段最难的,却能盈利。业主很清楚,让施工企业亏损就难以保证建设质量。业主、施工企业和作业队是命运共同体,不是利益对立方。”

  管理首先是服务,管理改革的目标之一是提高服务质量。这样的理念在一工区也得到了充分体现。工会主席兼副经理李向雄说:“阳光分包为我们和作业队之间建立信任奠定了很好的基础,我们的管理工作也在不断进步。”他认为,既要守住合法合规的底线,也要有合情合理的人文情怀。

  张志强说:“施工队的困难就是我们的困难,这是工区管理团队的共识。必须执行制度,同时要告诉作业队,怎样做才能更好地执行制度,这就是服务。”

  蒙华公司推行的管理改革方案要求明确,不需要更多解释。“开始时有些作业队有抵触,他们知道该怎样做,只是陷入了惯性思维,对改革的效果心存疑虑”。张志强认为,解决的办法就是到现场采集施工数据,用数据对比说话。“这样做的效果很好,作业班组心服口服,由被动接受改革变成主动拥护改革。如果一味强行要求,他们可能不服气,效果就不会好”。

  2016年春节过后,如意隧道1号斜井刚进正洞时掌子面突然涌水,工人们很紧张。李含满等立即赶赴现场,和作业队负责人、作业班长一起坐着皮划艇到掌子面查看水情,商讨应对方案,很快稳定了情绪,共同商定的应对方案也很快发挥了作用。

  2017年4月,如意隧道进口供电不足,影响了施工。张志强带着电工在那里蹲了一个月,记录每天电压变化数据,分析规律,最后确定由工区出资租一台发电机,保证了出口施工用电,作业队只需按市电收费标准承担电费,作业队很满意。“在蒙华,我们每天都有进步”,张志强说。

  一工区驻地设在宜川县的集义镇。那里与韩城市交界,交通闭塞,去宜川和韩城都要翻两座山,单程要两个小时。从工区驻地到如意隧道1号斜井,要走80多公里的盘山路,跋涉3个多小时。

  李含满说:“修货运线不像修高铁那样引起社会关注,其实修铁路都很难,期间的艰辛只有我们自己知道。”

  一工区管段内隧道围岩为砂岩、泥岩一层层相叠而成,与水平呈15度到20度角。在如意隧道施工中,他们精算炮眼间距和装药量,有效解决了水平岩超挖难题。施工用的河沙要到300公里外的武功县采购,运输困难。冬天山路结冰,运输车前后要各加一辆装载机连拉带推;运送大型设备和构件时,要用吊车把运输车尾部横移一段距离才能转过弯来。

  1号斜井地处偏僻,进场时是无路、无电、无水、无手机信号的“四无”地区,他们修便道、引水拉电,确保了如期掘进。为了解决员工打电话问题,他们购置了一台信号放大器,用工具车拉着寻找可以通话的地点。至今这里还要用发电机辅助供电。

  张志强说:“如果不是接受采访,我们不会谈这些。因为我们注定是在没有路的地方修路,习惯了,也就不觉得苦了。”

  李含满1998年毕业于四川建筑学院道路与桥梁专业,老家在四川广元农村,那时候还包分配,中铁一局去招人,就来了。“农村孩子有份稳定的工作,知足了。我的想法很简单,一是要对得起企业的信任,把施工组织好,再苦再累也不能留下遗憾;二是要对得起和自己一道奋斗的同事,把他们的工作生活安排好”。

  采访时,尽管我再三引导他们多谈谈自己和一工区,但是他们谈得最多的还是蒙华的管理改革,为有幸成为改革的亲历者而自豪。

  李含满说:“中铁股份公司工管中心来这里做过调研,我们希望把蒙华的经验推广到全国。如果都能像蒙华这样管理,中国的铁路建设一定会有一番新的气象。”

点击量:
】   【 打印】   【 关闭

网站地图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 网站声明  |  RSS订阅  |  意见征集

地址:陕西咸阳玉泉西路8号中铁大厦 邮政编码:712000    电子邮件:4gs@crfeb4gs.com

联系电话:(86)02933777651  传真:(86)02933777688    33777651     陕ICP备05000366号

中科汇联承办,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,portal门户,舆情监测,搜索引擎,政府门户,信息公开,电子政务